內文 :
助理傍晚說跟我說,他跟一位很積極的緬甸彩妝網紅牽上線,問我願不願意一起加入。我在車上,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四人分屬三地,用緬中英三國語言對話。我覺得這位彩妝網紅很有潛力,疫情爆發後回老家當網紅,八個月就有了18萬粉絲並接到業配。未來應該也會是個頭部網紅。

 

由於緬甸人見到經紀公司,就跟看鬼片一樣害怕,因此我都會特別露個臉強調:我們是科技公司。

 

傳統經紀公司是瓜分創作者的價值,我們是放大網紅的商業價值,將網紅當新創的CEO在栽培。

 

我信奉的理念是:弱者瓜分價值,強者創造價值。

 

回台灣後,我的工作量至少增加三倍,因為團隊擴編三倍,三優秀的特助外加一位輿情監聽人員協助我瞭解緬甸市場,以及各大品牌的社群動向,最後反而更忙,因為大家不斷看到有價值的事去做。跟一群優秀的人一起工作,是不會累的。

 

明年初緬甸就解封了,難以想像走下機場的那一刻會是什麼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