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
這是一段歷史了,我曾經是中正大學的學生,一直以來,我對於「學生會」這種組織沒有什麼好印象,因為有嗜好興趣的同學會去玩專門社團,想當閒雲野鶴的就什麼也不加入,那麼是什麼樣的人會去「學生會」這種組織呢?我的結論是喜歡搞政治的人。

 

政治是髒骯無恥的,這一點我後來見識到了。

 

中正大學位於嘉義縣民雄鄉,學生九成以上都是外地人,很快的,學生宿舍不敷使用,該怎麼分配,成了一個難題。原本是由校方決定怎麼分配,後來學生會這群人不斷吵嚷,學校那一年就把分配的權利,乾脆以學生自制的名義交由學生會處理。結果那一年,學生會做出很無恥的決議,決議如下:

 

「大三大四碩二生,擁有優先權。大一大二和碩一,撿剩下的名額,不夠分配的則由抽籤決定。」

 

這是一個無恥自肥的決定。因為,學生會幹部裏,沒有大一和碩一生!大一和碩一在學生會儘是一般成員,而更多的是大三以上和即將升上碩二的人,為了讓自己優先擁有宿舍,他們以學長姐課業繁重為理由,優先把宿舍分配給了自己。

 

為什麼我說這決定不合理,因為初到新地方,大一和碩一,是最人生地不熟的一批人。剛到新地點就要忙著在不熟的異鄉找租屋處,這對於新人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反之,大三以上的學長姐們,地方都混熟了,他們才是最方便找租屋處的一批人。

宿舍應該優先給新生才對!
這是我的看法,即便那一年我不再是新生了。

 

其實也不只我這麼想,我身邊大部份同學還是很有正義感,也都這麼認為,即便我們是學長姐了,宿舍應該優先給學弟妹們用才對,不應該自肥,要不然,至少所有人一起抽籤也是公正辦法。但我們這些一般學生平常也沒加入學生會,也沒開會,等學生會那些幹部做出決議,要翻盤也來不及了。

 

後來那一年,許多新生為了找租屋處焦頭爛額,新生家長也罵聲一片,成了開學初最常見的場景。校方不負責的雙手一攤說這是學生會的決議。那麼原兇學生會呢?就像一般政客一樣,不痛不癢,任由他人叫罵仍享受既得利益。

 

那一年,好無恥的中正大學學生會啊........... 畢業多年後,我不知道現在中正大學怎麼分配宿舍,希望有公平合理一點。然後,我也希望當年那群中正大學學生會出身的人不要加入政界,如果這群人從政,下場一定是國家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