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
最近網路上出現「社會學無用論」的討論,我大半青春都在膜拜社會學,但不是讀書的料,此就一個初心者的旁觀視野,分享下社會學在職場上的應用心得。我認為:

 

社會學的價值,只會越來越重要。

 

我們回顧社會學這門學科是怎麼來的?它是誕生在危機時期的科學,這個危機,也就是社會變遷。「三大家」理論的提出,都是在回應19世紀以來的社會劇變。

 

換言之,只要這個社會的變化越複雜、越迅速、越劇烈,那麼社會學的知識,就會越有價值。尤其在數位時代,各產業幾乎每天都在被逼著革命,人的社會關係,也不斷在科技的驅使下而變化無常。
每天翻開馬斯克的新聞,大概能驚覺科技不斷在衝破法律、道德、文化的疆界,但21世紀的工具理性,又比韋伯那時候的「工具理性」有著更豐富的內涵。不管怎麼看,社會學在當都有許多可以施力的地方。
但為什麼有些時候,我們會覺得社會學無用?因為社會學的訓練,也會讓它的學習者習慣與現實社會拉開「批判距離」,這個距離會讓我們以更清晰、更批判的視野,來聚焦在性別、階級、種族、認同等面向上的不公與矛盾,讓我們揭露一些黑暗、看清一些事實。
但也因為如此,一些社會學的實踐者便很難「入世」了,時間一久,也就只能站在社會邊緣進行論述實踐,離開了職場、商場、情場的舞台中心。人只要缺乏社會學想像的場景,也就不容易貢獻自己的價值了。

 

總之,不管哪一種社會學的實踐,最好都要找到一個能夠施為的舞台,一門學科才有辦法在不同的角落發光發熱。

 

那麼,社會學在職場上能有什麼幫助嗎?我認為有三個地方是有絕對優勢的:

 

一、處理跨領域知識的能力

 

有被社會學理論「荼毒」過的人大概知道,社會學的知識,其知識結構的複雜度、抽象程度,大概是人文社會科學領域數一數二困難的,其抽象程度可媲美哲學系,其科學程度又看齊經濟學系。

 

所以,受過社會學訓練的人,來到職場,面對管理學、行銷學這些商學院的知識,應該都會覺得特別友善、也容易理解。像是《行銷4.0》、《定位》這類大師級的著作,其實第一章都是在做社會分析,其抽象程度與社會學的「原典」簡直是天壤之別。

 

讀社會學的人進入職場,不太容易會再碰到「很難理解」的知識。畢竟你連布迪厄、哈伯馬斯都有辦法啃,職場上已經沒有太多知識能夠打倒你了。

 

其實,若仔細留意,像是企管、行銷的領域,越是被當作「經典」的書籍,它的社會學成分就越重。一個人之所以成為企管大師、行銷大師,也都是因為他們對於變遷中的社會提出了新的主張與實踐方式,廣義而言他們也都是個社會學家。
我有一個社會系的朋友,最近跟著大師研究起商業模式。我就說,「你這是在用M1晶片的大腦,在處理Web1.0時代的數據。」Run起來一定超過癮的,未來想必不可限量。

 

有社會學的基礎,讀任何商業書籍都可以很快上手。

 

二、包容能力

 

職場上充滿勾心鬥角,但多數的問題,都來自人們習慣對他人的行為採取「內在歸因」。但我一直覺得,有社會學視野的人,有能力去體察所旁人不看見的結構限制、文化制約,會對於人的社會行為,採取更包容、寬恕、理解的態度。畢竟,職場上的行為,多來自一條「阻力最小的路」,有了這樣的認知,我們對於職場上的千奇百怪,便能見怪不怪。

 

日後成為主管,這樣的視野才能跳脫「個人歸因」(咎責)的模式,轉而去同理部屬、關懷同事,從制度層面找出解方。社會學的涵養,讓我們有更多的底氣成為胸襟開闊的人。

 

三、市場想像力

 

如果說社會學關注的是「社會」,經濟學關注的便是「市場」。這兩者指的都是我們每天生活的地方。社會學家擅長捕捉社會生活中的矛盾,那麼,是否能更進一步,看到人們生活中的「痛點」呢?

 

能看到痛點,就代表能看到商機。

 

行銷上的洞察,商業上的決策,幾乎99%都發生在資訊不足、數據不足、情報不足的情況下。不足的那部分,就必須靠對社會的想像力、對市場的想像力來彌補。

 

不管是職場或商場上的成功人士,他們一定是做到了一些社會學家也擅長做的事,才有辦法在社會上取得一些成就。

 

不要覺得社會學家是社會系的所獨有的、也別認為社會學知識只能在教室裡習得、也不要覺得社會學實踐只能發生在社會學的畢業生身上。

 

在這個年代,一個人若想在商場或職場上做成一些事,他勢必要能對於組織文化、人際關係、社會覺察、市場想像有一定程度的洞見。很多人一輩子都不認識社會學,但他的所做所為,他的思維模式,都與社會學相關。

 

說穿了,一個人想要成功,不懂社會學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