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
搞個通訊軟體也可以賠這麼多錢,台灣軟體工程師,成本沒這麼貴吧?Google了一下,黃肇嘉果然…又是綠營背景的人,怎麼綠營的人好像貪污都不意外,唉.........

 

Google資料:黃肇嘉的父親黃天麟是陳水扁時期的國策顧問 (難道盡得陳水扁吳淑真的真傳?),黃天麟曾撰文「擋下服貿,經濟復甦,股市歡騰」,現在黃天麟為台灣國家聯盟的論譠主筆,推動台灣獨立。

 

 

https://www.winfohub.com/politics/79753/
源思科技位於臺北市忠孝東路上的豪華辦公室,裡頭黑漆漆、空無一人,似乎早已人去樓空,原來,源思租欠辦公室租金數月,早已被房東趕走,昔日工研院投入許多心血來栽培的新創公司,竟然淪落至此,實在是不勝唏噓。

 

工研院研發的Juiker(俗稱揪科)通訊軟體,2015年技數轉移給源思科技,並獲得經濟部科專計畫的1.5億元補助,連前行政院院長林全,也曾強力要求公務員下載,但《毅傳媒》接獲爆料,源思董事長兼總經理黃肇嘉竟涉嫌掏空公司,慘賠3.2億元!

 

爆料人更列舉出黃肇嘉的「六大罪」,除了財務不透明、高額人事成本,黃儼然把人民投入的納稅錢當成提款機,更忘恩負義地稀釋工研院等原始股東的股權,將1.8億元資本額減資到剩100萬元,企圖奪走經營權,甚至想把公司賣給中資,圖利少數增資人士,目前臺北地檢署已依背信、詐欺罪介入偵辦中。

 

《毅傳媒》調查,工研院與黃肇嘉的關係之密切,除了黃肇嘉是開發Juiker的功臣外,雙方在技轉當時,所簽訂的技術、商標及專利授權契約上也載明,黃應支付工研院1.2億元的授權金和權利金,沒想到工研院左手荷包賺飽,右手放任黃惡搞公司,此舉已令其他投資人蒙受龐大損失。

 

《毅傳媒》也找上協助臺灣企業來投資海內外產業的「華速創投」基金來求證,而該基金團隊的投資部副總楊桂賢,也證實確有此事。

 

「投資初期就建議黃肇嘉要找財務主管來控管,但黃把投資人的話當耳邊風,只有缺錢的時候才會找投資人,整間公司才60多人,年營收不到3000萬元,但一年薪水高達4500萬元,到底把錢花到哪去了?」楊桂賢講出內心最大的疑惑。

 

楊桂賢也痛斥,黃肇嘉找外面記帳士來管帳,沒有人曉得黃的薪水有多少,股東都希望黃降低人事費用,但是黃依然故我,光付員工薪水都還要用投資人的錢,也就是人民公帑來倒貼,更何況黃燒光1.8億元資本額,還賠錢3.2億元!

 

《毅傳媒》調查,源思科技成立於2013年,黃肇嘉更是藍綠通吃的前國策顧問黃天麟之子,出身於金融世家的他,卻在公司財務瀕臨崩潰之際,異想天開想找地下錢莊來周轉,還跟公司員工借貸,甚至想把整間公司賣給中資,儼然不把工研院和其他投資者放在眼裡,目前已有債權人為了讓黃還錢,向法院聲請假扣押獲准。

 

另一位投資管理部副總林詩芸也無奈地說,當初看中「工研院」背書,才替台灣企業來投資源思,但這些善意都被黃肇嘉糟蹋了,黃還跳過董事會用減增資方式,稀釋工研院等原始股東的股權,從1.8億元剩下100萬元,工研院的股權如今是毫無價值,經營權也等著被黃奪走,但這些資源都是人民的納稅錢,現在也只能靠法律途徑來解決了!

 

《毅傳媒》致電黃肇嘉時,黃先是以「我在開會」來搪塞,不久後源思科技的呂姓公關、周姓副總回應:「黃先生在外開會,不方便回電。」呂針對出售中資問題解釋,從頭到尾都沒有要賣給中資,中國資金機會是很多,但沒接受中國挹注。

 

周姓副總也說明,公司減增資是正常的操作,若講掏空,也請投訴人拿出事實,主要成本都在人事上,所有過程遵守法令,也開過董事會、股東會,來減資到吸引投資人興趣,這是正常的投資要求,至於財報上的簽章,確實有行政瑕疵,因部分董事交接,才由黃肇嘉代為簽章,3.2億元虧損金額也被放大解釋,扭曲事實。

 

工研院則回應,以部分技術作價換取源思股權,分擔部分新創風險,但不因此參與公司經營,股權僅占源思母公司 2.64%,持股比例甚低,且無董事席位,前任工研院董事長蔡清彥,在源思任職期間也無參與公司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