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
偶然在網路看到這篇文,我有不同的看法。先看看網路的說法,這也是一般媒體的看法▼
https://www.taxconsult.tw/2020/07/01/%e5%a4%a7%e5%90%8c%e5%85%ac%e5%8f%b8%e8%82%a1%e6%9d%b1%e6%9c%83%e7%88%ad%e8%ad%b0/

 

首先說明幾個名詞
公司派:目前公司經營者,也是公司股東
市場派:有心參與經營的人,從公開市場收購股份,亦是公司股東
董事席位:雙方都是公司股東,藉由股東會選舉出董事成為下一屆的董事會來管理公司,此時誰能拿到比較多股份支持,自然能拿到多一點的董事席次,進而實質掌握公司直到下一次董事改選。

 

本文開始:

 

這天最紅的新聞就是大同股東會爭議了
大同公司為台灣少數的百年企業,曾經市值高達5000億台幣,風光一時
但近10年累積虧損1300億,在2019年時更有三家子公司因財務問題下市
可見公司派經營管理的能力大有問題
但因早期也曾風光過,公司擁有大量的不動產,以至於市場上有許多人覬覦這些不動產及公司的價值,因而有今日股東會的爭議。

 

市場派人士從公開市場收購超過50%的股份,本已勝券在握,卻被公司派以不符規定刪除表決權。當然公司派及市場派都各有說詞皆有主張,公司派律師更在說明會上表明”若有爭議,一切交有法院審理”,表達了公司的態度。

 

接下來的法律攻防戰是不可避免的,但這樣對公司?對股東是好事嗎?而所謂的企業社會責任CSR?

 

突然想起了二句話
商學院開學第一堂課”企業的本質是為股東謀求最大利潤”
日本經營之神說”企業不賺錢,就是罪惡”

 

當公司連年虧損, 對股東來說, 只是在虛耗資本,股東的投資不見獲利。

 

而公司所持有的資產及不動產閒置,對社會既無貢獻也無收益。

 

公司召開股東會,卻有數百名黑衣人到場,豈又是一家百年企業該有的社會責任?

 

當股東已給了經營者十年時間,結果證明公司經營者無經營獲利能力,此時公司派不是應該謀求交棒或是尋求其他機會,而不是利用法律訴訟拖延時間,佔著董事會以拖待變
繼續把持公司,以你能奈我何的態度面對經營無力獲利的事實。

 

公司派不積極尋求改善經營績效、處分\開發閒置資產、增加公司收益或將資金返回給股東讓資本充分流動等等實際作為創造更好收益。

 

卻反過頭來利用法律手段杯葛他人,繼續掌控所有股東資源。
“或許”這一次可以成功保住經營權,但下一次呢?下下次呢?

 

公司的實質問題從未被解決,這次公司派在股東會的勝利只是把問題拖延到公司派失去經營權的那一刻,同時,一家百年企業也在台灣公司治理史上留下一個負面教材!

 

其實,我並不完全同意以上這篇文章的內容和結論。

 

賈伯斯也曾經被所謂的"市場派"趕出自己一手經營的apple,後來因為apple營收下滑,才又被請回去,後來推出了iPod這個創新產品救了公司,來了個王子復仇記。

 

我認為一間公司的起源在於公司經營者本身,也就是公司派。雖然股東是金錢來源,是公司的「本」沒有錯。但是一間公司的「靈魂」其實是在公司派的。你能想像當年沒有apple的賈伯斯嗎?

 

新聞上常見市場派會宣稱成功改造某某公司,但是那些新聞媒體挑選報導的(業配文)。那些媒體沒報導的,被市場派瓜分資產、裁員、分拆的公司更多啊。理由很簡單,市場派對於一間公司或員工是否存續一點也不重視,市場派最高原則就是錢。

 

好了,我們就假設是市場派如果取得了大同公司經營權。這篇文章說「改善經營績效、處分/開發閒置資產、增加公司收益或將資金返回給股東...」。講的好正義,但我來一個一個細說個讀者聽。

 

1.改善經營績效 -- 最簡單改善經營績效的方式就是裁員,人力成本大幅下降,帳面經營績效當然好。

 

2.處分/開發閒置資產 -- 閒置資產?沒有什麼資產是閒置的,資產就是資產!這句話講白了就是賣祖產,賣掉大同的土地撈一些錢回自己的口袋裏。

 

3.增加公司收益或將資金返回給股東 -- 這句有點深奧,現實面執行起來就是公司暫停投資,有什麼閒錢就優先返回股利。這對公司長期發展並不是好現象。

 

所以,一間企業該交公司派或市場派經營,我是比較偏向公司派的,至少他們比較會考慮到公司的永續經營。我的價值觀或許和其他人不一樣:我認為企業除了對股東負責,更重要的是對「員工」負責。

 

不論公司派經營的好或經營的差,那都是他們的命。因為一時經營差,就被開口要求「滾蛋吧,公司不需要你」,我認為很不公平,大同公司以前的功績就不算功績了是嗎? 縱使太陽能事業搞砸了,但至少人家電鍋還是台灣市佔率第一。

 

然後,立委黃國昌介入,我更是看不懂。企業經營權是誰都無所謂,但根本不干政治立委的事,這只會給人政治介入的惡劣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