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

民進黨政府14日忽然宣布,桃園、新竹、苗栗農田自即日起停止供應灌溉。由於近期稻作已經長出稻穗(抽穗),再過2個禮拜就要收割,對於政府未經溝通的片面決定,農民認為此舉宛如對稻穀「強制墮胎」,憤而怒嗆「2022教訓民進黨!」

 

桃園立委魯明哲、前桃園農田水利會總幹事黃金德均質疑政府手法太粗糙,凸顯農田水利會改制成效不彰,地方上甚至傳出,桃竹苗農會、農田水利會系統將倒戈國民黨。

 

1.9萬公頃停灌,每公頃補償逾12萬元

 

總統蔡英文昨天在臉書表示,今年是台灣從1964年以來,第一次在汛期沒有颱風;雖然沒有颱風的災損,但也因此雨量銳減,有些地區更創下有史以來最低降雨量的紀錄,呼籲國人一起來幫忙,全民共同配合省水。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遂指出,桃園、新竹、苗栗地區共1.9萬公頃農田將停止灌溉,停灌的1.9萬公頃當中有1.3萬公頃為水稻,剩下是雜糧、蔬菜等作物。

 

桃園市長鄭文燦則說,目前稻作已有部份將近收成,其他雜糧、蔬菜也一樣,因此認為停灌的補償一定要高過休耕,「從優補償是一個重點,希望其他像代耕中心、育苗中心也應該有適當的補償。」

 

陳吉仲對此表示,農委會決定以最高補償金額進行補償,每公頃超過12萬元;而受害農民可以從今(16)日開始的10天內,到桃竹苗的農田水利管理處登記;登記完畢之後,也會盡可能在10天內發出補償金。

 

貿然停灌宛如「強制墮胎」

 

對於政府的倉促決策,儘管提出優渥的補償條件,但農民顯然仍有許多埋怨。據《上下游》報導,神農獎得主陳燕卿直言「不在乎補償金」,因為稻作已經抽穗,之後若要將這些稻作剷除做綠肥,「那是我們辛辛苦苦栽培的稻米,跟我們的小孩一樣,耕鋤不是要我們殺自己的孩子嗎?」

 

地方農民也對《信傳媒》表示,再過2個禮拜就能收割,「農民的感受就像孕婦懷胎,突然間停止供給養分,根本就是強制墮胎!」並強調,「這不是補助錢的問題!以前皇帝出巡遇到稻穀都要讓路耶!」

 

地方上傳出農會、農田水利會2022帶槍投靠國民黨聲音

 

有農民怒嗆,「就算我們沒能力上台北示威遊行,也沒能力讓媒體關注,但我們能做的,就是在2022年用選票教訓民進黨!」據了解,桃竹苗農會系統、農田水利會系統,均傳出帶槍投靠國民黨的聲音。

 

消息人士甚至指出,14日確定政府宣布停灌時,憤怒的農民當晚便狂CALL幾位綠委,嚇得他們不敢接電話。

 

也有桃園地方人士表示,桃園市長鄭文燦第一次當選的原因,就是農會、農田水利會系統由藍轉綠,「沒想到民進黨這麼快就忘恩負義,那麼下次大選也別怪我們倒戈國民黨」,甚至呼籲老縣長朱立倫、吳志揚一同商量「倒戈大計」。

 

國民黨桃園中壢立委魯明哲憂心忡忡地說,「一下子桃竹苗通通停止灌溉,我的天啊,都快要收成了!」▼

 

手法太粗糙,戳破農田水利會改制謊言!

 

桃園立委魯明哲表示,本次政府手法太粗糙,一下子桃竹苗就通通停灌,本來可以更加細膩,「農民,特別是老農民,對農作物有深厚的感情,不是金錢補償就能解決」,倘若事先多溝通,採取分區停灌等方式,農民的怒氣不至於這麼大。

 

魯明哲並且認為,近期民進黨政府強推「農田水利會」改制,改成官派的「農田水利管理處」,對外聲稱以前農田水利會能做好的,之後也都會做好,甚至可以做得更好,「沒想到這麼快就破功」,尤其桃園農田水利管理處的人事安排,處處可以看到鄭文燦的斧鑿痕跡,現任處長何明光更不具備農田水利專業,地方基層早已埋怨多時。

 

前桃園農田水利會總幹事黃金德則分享經驗,認為遇到乾旱而需要停灌是難免的事,但按照以往農田水利會的作業機制,都會跟農民溝通、協商調配用水,「有的農田還沒抽穗,可以停灌;有的已經抽穗,是不是可以緩一緩?」黃金德也說,「有的水是已經儲存在埤塘裡,這不能給工業用,是不是可以調配給農民?」

 

石門農田水利會的文獻亦記載,2013年間曾遇到大旱,但透過溝通與適當調配,仍可維持1.2萬公頃農地供灌,不僅為國家節省10.2億元的補償金支出,也減少了大規模停灌所導致的農業經濟及生態環境衝擊。

 

from: https://www.cmmedia.com.tw/home/articles/23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