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
制裁兩字,從美國嘴裡說出,只象徵美國的式微。你連緬甸軍政府都制裁不了,有本事制裁戰鬥民族?

 

強國的國力所及,仍深受地緣政治的影響。緬甸鄰近中國,歐美沒輒、也師出無名;烏克蘭與俄國的歷史淵源盤根錯節,歐美更沒有介入的立場。

 

小國,最聰明的生存方式,就是遊走在大國之間,用俄國逼歐美,用歐美氣俄國,最後再搞個「烏中友好」來攪局,換取最大的談判籌碼。這便是小國的生存策略。

 

小國必須永遠嬉皮笑臉,對大哥好好好、對大佬是是是,讓人患得患失,抓不住你。小國沒有義憤填膺、慷慨激昂的選項。想要搖旗吶喊的,歡迎從容就義、就地死亡,讓自己死得其所,助他人持續求生。

 

公平正義這些事,不是不存在,而是會有人類歷史進程的侷限。人類的文明,就還沒有發展到那個階段,因此我們活在這世界,仍得忍受一些「不服氣」的是事。但世界局勢會變,人的思想會改,只要還有一口氣,我們便能活出生機,在未來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