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
我有一個大表哥,在我小時候他已經是大人,這輩子沒見過幾次面。我印象中他在德國讀社會學博士,也娶了一個德國的漂亮老婆。有一次過年回老家時,聽大表哥說他這個人是從來不看電影的。

 

大家好奇問為什麼。他說:無聊啊,你不覺得每部電影都一模一樣嗎?公式都是那樣啊。

 

我那時心想,果然書得太多,會把腦子讀壞。電影千變萬化,怎麼會一樣呢?

 

直到現在,我也不追劇﹑不太看電影了。

 

因為真的都一樣...尤其電視劇都太同小異。

 

每天下班後,我幾乎在 Netflix 找不到想追的劇了,我的耐心也越來越少,點下影集的播放鍵,大概10分鐘後我就憋不住了。對此我感到非常的失落,頃刻間,我失去了最基本的消遣。

 

我真的老了吧。

 

直到不久前,我在 Netflix 看了些戰爭的紀錄片,彷彿找回了昔日在Netflix上的專注。

 

除了彩色版的二戰,我看了肯伯恩斯的《越南戰爭》,這部片充滿強烈的時代感,看完後我覺得自己的世界觀跟DNA彷彿出現了一些無以名狀的變化。

 

我開始觀看各種戰爭相關的紀錄片,當然,有些 Netflix 的紀錄片像是《茹素的力量》、《地球圓不圓》、《海洋陰謀》、《幽浮檔案》等,都非常引人入勝。這些紀錄片都充滿思想性,試圖挑戰主流的觀點,看完後總能獲得一些「世界觀重組」的滿足。

 

最近看了「大艦巨砲主義」的系列紀錄片,關於「中途島」的題材又特別有意思。多數的紀錄片會從戰史的角度來描述,有一天我意外發現羅胖的《邏輯思維》也在談論中途島。

 

他從文明史的角度來剖析戰爭,引用《殺戮與文化》這本書的觀點指出,美軍之所以能在中途島取勝,實乃「個人主義」的文化使然,包含破譯電報(軍隊要能容忍這類高功能的怪咖)、飛行員靠自己的感覺而非盲從命令(長官命令炸A航母,飛行員卻找出B航母炸了)。

 

這些致勝的關鍵因素,都與美國的個人主義有高度的關連,但在日本的軍隊體系中完全不可能存在。這樣的觀察,完全是一種思想性的突破,讓我非常滿足。

 

最近正在看1973年英國出的《二戰全史》(The World At War),紀錄片竟長達26集,覺得自己又向老人邁進一步。

 

話說二戰迷都在哪裡呢?我在臉書好像找不到相關的社團。有的話,跟我說一聲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