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
案例一:台北縣一名做資源回收的楊姓男子,3年前發現有騎士摔車倒在路中央。男子擔心他被後車追撞,趕緊將人車拖到自家貨車旁。沒想到最後騎士傷重不治,家屬還認定他是撞上貨車致命,因而控告楊姓男子。現在一審獲判無罪還他清白。不過男子說「好心乎雷親」,以後再也不幫人了。

 

案例二:胡醫師曾在搭高鐵、飛機時遇到乘客需要緊急醫療幫助的事件,當時的他都主動上前幫忙 ,乘客最後也都平安無事,直到有次在飛機上遇到緊急醫療事件,1位女士打呵欠太大脫臼,胡醫師嘗試徒手復位未果,對方也因疼痛喊的很大聲,他靈機一動把身上隨身藥品溶 於水中,再讓乘客服下,10分鐘情況就解除了。 胡醫師指出,當時乘客與機組員都有道謝,但座艙長卻在這時拿了一張類似警方報案三聯 單的單子要他填寫,也因此次行為有使用藥品,所以座艙長要他留下名片、身分證字號, 還說最好有執業執照等東西,讓他感覺非常不舒服,他也因此事被太太唸,幫人就像醫糾 ,成功無賞,打破要賠,讓他驚覺自己的行為不僅將自身置於陷阱,也置家庭於險境。 胡醫師在臉書提到,台灣的社會,充滿了奧客文化與究責文化,善良的人已經瀕絕,要挺身而出時最好三思。

其實,好心助人最後卻被告上法庭的事在美國也時有發生,最典型的一個案例就是:2004年萬聖節晚上,一位名叫亞歷山德拉德的年輕女子駕車撞上了路邊的電線杆,車子冒出滾滾濃煙,很可能會爆炸,她自己則被卡在車裡動彈不得。後被一位名叫麗莎的女子救出,但由於麗莎沒有專業的施救技能,導致了亞歷山德拉德車禍後的癱瘓。2008年,亞歷山德拉德將麗莎告上法庭,稱是由於麗莎救助的疏忽而導致了她的癱瘓,因此麗莎要對她負責。2008年12月19日,加利福尼亞州最高法院以4:3通過裁決,認為法院可以受理此案。加州最高法院的這一裁決引起社會和輿論的嘩然,民眾的觀點幾乎一面倒,他們認為,雖然好心人在幫助他人時會出錯,但不能因此而懲罰做好事的人。加州議會對此也作出了反應。2009年,加州議會以75:0票通過「好心人免責條款」,條款規定在類似麗莎這樣的案例發生時,即如果發生因救助者的疏忽導致被救助者受到傷害的情況,救助者得以免責。

 

像這樣的好人法,很多國家都有,有幾個共通原則:
(一)救助人對受傷者進行緊急醫療搶救中出現的失誤,一般給與責任上的赦免,對於造成的傷害不需要承擔法律責任。前提是這種情形必須發生在緊急事件現場,而且這種救助是無償的。
(二)重點保護醫療人員、警方、消防人員在緊急事件中,救助受傷人員時不必因搶救中出現的問題而承擔民事責任,除非上述人員疏忽救助或是救助方式錯誤或是有意延誤。
(三)如果受傷者是在失去意識的情況下,救助者可以不經過受傷人允許採取急救措施。如果受傷者還有意識,救助人在行使救助行動前必須經過受傷人的允許。
(四)救助者和被救助者間不存在法定或約定的救助義務。如果救助者沒有受過專門的急救訓練,原則上即使遇到需要急救的情形,也不要輕易動手。但也有的州法律規定,過路人發現陌生人受傷時,如果不打911救護電話,有可能構成輕微的疏忽罪。
(摘自網路 http://news.big5.enorth.com.cn/system/2011/10/31/008043790.shtml)
(五)此外,對於反咬一口的行為,新加坡的法律更站在保護施救者權益的立場上。懲罰機制規定,被援助者如若事後反咬一口,則須親自上門向救助者賠禮道歉,並施以其本人醫藥費1至3倍的處罰。影響惡劣、行為嚴重者,則以污衊罪論處。
(摘自網路 http://big5.xuefo.net/nr/article23/225943.html)

 

法律問題,就用法律解決最直接有效。美國、加拿大、新加坡...都已經相繼立法「好人法」,這種有益社會的法律,為什麼我們不趕緊立法呢?我希望台灣能趕快加緊立法,不要讓那麼多的好人陷入官司,也希望台灣不要有一天發生路倒昏死無人理的情形發生。


除了在網路討論,聯絡我們的立法委員推動也是很直接有效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