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
民進黨選舉時喊「廢核用綠能」,至此全台灣開啟綠電風潮。但學者早就提出,核電才是現階段最環保的能源,其中學者對太陽能的執疑是…台灣根本沒有足夠土地裝太陽能板。國外發展太陽能,用的是兩個地方 1屋頂 2沙漠 。屋頂台灣有,但沙漠真的沒有.....所以,就有為了種綠電(裝太能陽板)而把原來的森林砍掉。綠電的本意在環保,這種本末倒置的做法,不可思議。
綠電優先,石虎閃邊?苗栗光電容量4年成長了25倍,且七成都建在山坡保育區。《天下》獨家取得衛星影像,直擊三年內,山河如何變成光電板。 https://udn.com/news/story/6841/5135990

 

苗栗山區 光電25倍成長,七成在山坡保育區

 

這是桐花的故鄉,也是保育類動物石虎出沒頻繁的區域。「苗栗的土地有八成五屬於山坡地,台灣西部自然環境保留最好的地方,就在苗栗,」台灣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陳祺忠說。

 

自然環境保留得好,卻成為光電蠶食鯨吞的顯著標的。

 

攤開各縣市太陽光電裝置容量,除了設置量偏低的台北與花蓮之外,成長率最驚人的,就是苗栗縣。

 

台電統計,從2016年到2020年10月,苗栗地區的太陽光電裝置容量,成長近25倍。

 

這些光電場七成落在山坡上。從苗栗縣政府文件,查到已申請變更為太陽光電場的地號,經過《天下》計算,核定面積超過19公頃,再跟內政部地籍資料比對,赫然發現七成位於山坡保育地上,另外三成在農業區。

 

《天下》獨家取得衛星影像,看到土地的前世今生,發現怵目驚心的畫面。最鮮明的例子,是通霄鎮北勢窩段5塊分開地號,連在一起就成為近2公頃的光電場。

 

透過歷史衛星影像,此地在2018年10月,還是茂密樹林。2019年12月,清楚可見大片樹林已被砍光,光電場施工中,角落還挖了一個橢圓形滯洪池。到2020年7月,光電板已鋪滿整片山坡,開始賣電。

 

在西湖鄉某塊山坡地,種電更是現在進行式。

 

這原是將近1.9公頃的「山坡地保育區」,從衛星清晰可見,在2018年10月仍是蓊鬱綠地,2019年底出現整地跡象,然而到了2020年7月,卻已被工整畫出多邊形,成為一片黃土。2020年11月,《天下》團隊來到現場,發現整座山坡已被打下數百支水泥樁,幾支怪手在山坡上忙碌工作。

 

目前仍有200多個光電場案子,躺在苗栗縣政府等核准。在2020年8月1日前,已取得台電籌設許可,經由工商發展處審理通過的小光電案,仍持續施工中。

 

太陽能板如鱗片覆蓋山坡綠草,也掩蓋了野生動物的生存空間。

 

別讓石虎和雲豹一樣,徒留傳說

 

石虎保育協會理事李璟泓,自己也是位農民。2012年,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無意間在苗栗通霄,發現在台灣消失近30年的水生昆蟲「大田鱉」,李璟泓便於2014年買下農地,一家四口以無毒方式種植「田鱉米」。

 

在這淺山地帶,為了讓環境維持無毒、適合田鱉覓食,李璟泓與附近農民都不用農藥、化肥,自產自銷「田鱉米」。

 

在這片田,遇到保育類動物石虎,是他與孩子的家常便飯。

 

他觀察,雖然苗栗的開發早已往淺山發展,但這兩年光電申請案飆升,光電業者圍網圈地、噴灑除草劑,恐已對動物棲地造成威脅。

 

石虎對環境變化敏感,若發現該地受到外來干擾,就會立刻離開。李璟泓透露,近日田鱉米附近有塊約30多公頃的地,地主正準備轉租給光電業者,若開發完成,不僅田鱉米生態大受影響,石虎也可能失去棲身之處。

 

「應該要先思考:光電在哪裡才是對的?」他問,「台灣已經至少有兩種淺山動物消失,一個是雲豹,一個是水獺。因為開發速度太快,水獺在台灣本島消失。有朝一日,我們的孩子只能在書本上看到這些動物,為何不趁還來得及的時候好好保護牠?」

 

作為生態參考指標,石虎反映自然界生態多樣性的需求,李璟泓呼籲,地面型光電開發須思考兼顧光電與當地物種,以達到環境友善。

 

地面光電的野蠻生長,讓光電業者都怕。

 

「之前栽跟斗,2018年賠了6000多萬,」天泰管理顧問公司董事長陳坤宏透露,過去曾標到不利耕作區的地面型光電案,後來卻被農委會取消超過 150MW,理由是跟養殖區重疊。

 

業者也怕了:不再玩土地炒作遊戲

 

也曾在地面型開發案碰過祖墳、還有居民抱怨光電板反光刺眼,讓他發覺「台灣社會還沒準備好接受大型地面光電,讓公司暴露在太多風險之中。」

 

2019年中開始,看到環境與地面光電衝突愈演愈烈,天泰決定退出地面型光電開發案,專注在屋頂型。這是台灣光電業者第一個,也許也是唯一一個。

 

「不想再玩炒作土地的遊戲了,」陳坤宏說,之前地面光電的野蠻遊戲,就是由於農地取得成本太低,產生暴利與隨之而來的競逐。

 

理應對環境好的光電,變成蠶食鯨吞土地的元兇。該如何亡羊補牢?

 

綠能轉型是全球趨勢,也是台灣必須面對的課題。但還是一句老話:欲速則不達。

 

現在還不算太遲。

 

目標是永續,屋頂應優先

 

如果我們希望打造永續綠電,光電開發規劃應改弦更張,把環境價值放在第一位,讓全民分享利益,而非讓財團利益主導開發,同時讓光電去該去的地方。

 

屋頂應是光電的優先選項。從蘋果總部到國瑞汽車物流中心,都是正面案例。

 

根據政府盤點資料,全台屋頂光電總潛力,相當於48座台中電廠發電機組,目前已建光電的屋頂,僅佔十分之一,還有2萬多公頃、相當於基隆市加新竹市面積的屋頂,具有潛力。

 

等屋頂蓋完,接下來才是思考,如何以系統性的方式,找出真正適合興建光電的國土,優先確保對環境衝擊最小、與當地居民能夠共生,而非圈地先蓋先贏。因為,走得遠而穩,比跑得快更重要,也才能永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