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
自從台灣展開大規模施打AZ疫苗之後,已造成122多人打疫苗致死的案件,政府出來喊話,說這大部份的人不是疫苗致死,聲明這些人都是因為慢性病死亡,跟疫苗無關。但人民疑慮依然在,疫苗緩打潮已經浮現。

 

政府對 還是 人民對 ?
其實兩方都對,只是兩方所持的原則不一樣。

 

政府的論據是「無法證明疫苗致死」,所以除非在現有科學技術證明疫苗和死亡兩者有證據的相關,都屬於無法證明。

 

人民的論據是「疫苗不致死是錯的」,打了疫苗幾天就死亡,推翻了疫苗致死的假設,疫苗當然是死亡可能原因,即便統計學顯示了平均數值,但因為統計學永遠有常態分配以外的情況,人人都有可能是少數例外個案,所以永遠無法排除「疫苗不會致死」。

 

如果我們是上帝,我們或許可以知道真相,因為真相只有一個。但難就是難在,我們不是上帝,因為現有醫學,無法知道細胞內的體內免疫戰爭發生了什麼,我們的醫學,只能科學的使用「可能,應該,機率」去推論這些東西。

 

那該怎麼辦呢?如果打疫苗對群體免疫有利,而政府也列為政策的話,那麼放寬藥害救劑法,是兩全的方式。現有的藥害救劑,要受害一方的人民自行證明疫苗會致死,結果是政府可以用更有利的「無法證明疫苗會致死」給予反駁,因為"無法證明"比"證明"要容易多了,比如「你要證明我是外星人」vs「你無法證明我不是外星人」是同樣的立場,但無法證明更容易達成............這也就是說,現有藥害救濟人民處不利地位。

 

所以,為了平息民眾爭端,針對數日內就猝死案例,拋棄「無法證明疫苗會致死」,改用「證明疫苗不會致死」,只要有可能是新冠疫苗致死案例就都賠錢了吧,是平息民怨比較好的做法。雖然政府會多花錢給人民補助濟,但因此可以大量推動疫苗施打,最後對群體也是一件有益的事。政府現在紓困花了8千億元,如果早一點拿點零頭去做藥害救濟,早日完成疫苗群體免疫,這8千億元不就可以省下一大筆。政府最後還是省錢的嘛。而且就長遠來看,政府為了不會多花錢在疫苗的藥害救濟,會更在小心疫苗的安全性,對藥商規範也會更嚴謹,對長久的醫療發展也是一項好事。

 

那…會有人打完疫苗後自殺,或他殺嗎?企圖詐領金額,動機上有可能。只是說....自殺或他殺案要模擬成疫苗致死,實務上超級難(試想要怎麼弄才有辦法把人弄到無外傷,然後又要弄成死因是血管堵塞就是一件難事,而且現有科學要查出毒藥注射是容易的事)。所以自殺或他殺這一點也可能是多慮了。而且,如果政府怕有人真的這麼幹,也可以設定藥害救濟的受益人僅限於直系子女或直系父母,除此之外的人就不發錢,大規模降低他殺的動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