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
6月,原本很快樂。但是,6月12號讓我瞬間心痛而且蒙了。

 

這天,我在她常用的背包裡搜到三個同個牌子不一樣的避孕套。我當時下意思就是立刻給他電話,連打三個都沒接通。後面我就發微信說有急事,看到回個電話。過沒多久她回我電話,我就問“你的背包為何有三個不一樣的避孕套",她卻不急不慌的說之前我們用過的。整理衣服時候看到就順手丟到背包裡。但是我依稀記得有一款我不曾用過,而且哪個女人整理衣物時看到家裡用開的避孕套會放到自己背包呢!說起來也是心裡一個結。

 

4月13號那天,她沒有回家睡覺。我打了好幾十個電話都沒有接通,後來心慌。就撥通了小姨子的手機號碼,問她是否知道她姐為何那麼晚也沒回家。她的回答讓我更加疑惑了。不知道她姐去哪裡,也不知道哪里工作。只知道之前提及過在某服裝店工作。我說這麼晚都沒回來,還能有什麼事。小姨子同時也困惑的說應該是盤點之類的吧。問不到個所以然就沒繼續聊下去。掛了電話之後就心亂如麻的照顧小孩子睡覺。第二天我看到她回來,我就直接問她。昨天晚上為何沒回家呢?她很輕鬆的說公司白天的客服班我換成晚上的客服班了。班上到2點左右就在宿舍睡覺。聽到這解釋我也很疑惑,如果是工作為何一個晚上都不能接電話。而且她妹妹也撥打了幾個電話也沒接。我就再次問他為何工作時打好幾個電話你都不接。她只是簡單的說了下。手機調成靜音沒聽到。聽到這樣的回答後。讓我開始對她起疑心了。若沒聽到手機響,但是下班總會自然的看看手機吧。打了那麼多個電話沒接,也會給對方回個電話吧。但是她沒有!因此,種下了心結。之後的每個星期總會有那麼幾天說晚上換夜班不回來。我也沒有繼續追問其他了。就這樣持續了兩個月直至我搜到避孕套後我的世界亂了。

 

接著的6月13號和14號我跟他進行談離婚。第一次談因為撫養權談不下去了。第二次談就是基於第一次談話相隔3個小時左右。她很冷也能果斷的說了她的條件。小孩子歸你,但是她要有隨時可以探望的權利。補償費盡我能力給就好。這一晚,我們平心靜氣的談到了天亮。第二天,我開始心亂,心慌,莫名了多了份不捨。不想離婚,想挽留我們的婚姻。我就給她發微信,訴說以往我的不是。女人會狠下心確實因為我。一直以來我沒怎麼考慮過她的感受。對她時好時壞。總愛理不理。她需要我的時候,我不搭理她。他需要幫忙的時候,我也不搭理她。之前時不時給我發微信我都看了下都不回复她。沒有去在乎她感受。我們彼此吵架雖然少了很多。溝通也慢慢變少了。那晚談完離婚後一直跟她承認以往的不是。承諾為她我會改變。但是,她依然跟我說我們一定要離婚。她如此堅決的想離婚我心中那個結再次刺激了。我感覺她一定有了歸屬,有了能給她溫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