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
我在2009年7月20日po過一篇標題為「怎麼改變自己的心態?」的文章,
內容是寫前男友對我的好,但我沒自信而感到害怕的求助文。
前男友對我很好很疼我,
我們一起去吃壽司,常常是我吃魚料他幫我吃壽司飯,
怕我連飯一起吃一下子就飽了吃得不過癮;
有次我中午說想他,晚上就接到他的電話要我去車站接他,
原來他上完下午的課就飛奔到客運站趕回台北,
晚上十點多到,隔天一早六點又搭車回去高雄上課,
搭車時間比換到的相處時間還長,只因為我說想他;
他要去南沙群島(還是東沙? 我也忘了)做研究三週,
在出發前寫了信,託室友在他出發後幫他寄出,
島上只有中華的門號收得到訊號,
為了讓我聯絡得上他不會沒安全感,他跑去申請了一個號碼帶著去;
我搬了三次家,每次我都只負責打包,
搬下搬上都是他做苦力,我只要負責在樓下顧車。

 

我們個性很合、興趣相似、家庭背景差不多,一切都很ok。
但在2010年11月19日,我們分手了,
是我提的,他哭著求我再給他一次機會,而我很堅決地表示我們結束了。

 

打從我爸媽第一次見到他開始,就一直表示反對的立場,
他們覺得我男友看起來像早產兒,而且一看就有身體差的感覺。
前男友以前發生過嚴重的車禍,腸子切掉了一段,
因此之後吃東西都消化不良,常常一頓飯還沒吃完就跑廁所,
而且醫生說這是切除腸子的後遺症,無可避免。
我爸媽認為吸收不好將來也會身體不好,況且這樣子怎麼工作?
也許他爸媽也反對我吧,畢竟大多父母也不會喜歡子女跟一個胖子在一起,
但這部分他從來沒向我說過一言半語,只叫我不要想太多,
就在我爸媽的反對之下我們又撐了一年。

 

這一年來我爸媽反對的越來越堅定,而我又從小都接受他們的安排,
當時年幼軟弱的我受不了這樣的壓力,於是有了想放棄的念頭。
當時是前男友研究所四年級的六月,他的論文還沒有寫完,
我不敢向他提分手,怕影響他的學業,於是一直拖著想等他畢業再提。
就在這時,我認識一位台大醫學系的男生,他表示想和我交往,
一方面是被家人反對壓力壓得累了,一方面是愛慕虛榮、愛面子,
那位男生向我告白、我答應了,前男友也畢業了,
三天後我便向前男友提了分手。

 

我不敢說我已經有了新男友,只講了一半的原因,因為父母反對,我累了。
在電話中他哭著求我再給他機會,他會認真看醫生想辦法治好的。
我心一橫冷著聲音說來不及了,之前那麼多次要他去看醫生,
他都一直不肯,因為他看過醫生了,醫生說那治不好,
縱使我表示我知道治不好,但至少讓我可以對家人交代說他在努力了,
但他不願意,現在我累了,不用了。
說完我把電話拿得遠遠的,因為他哭泣的聲音讓我害怕,
一方面是心疼,一方面是罪惡感,但這些卻都敗給了虛榮心。

 

分手後一個月,前男友常騎一個小時的車,偷偷跑到我住的地方,
在我的機車龍頭的置物格放我愛吃的零食飲料,
也常常傳簡訊要我多穿點別感冒了、身體不好別再熬夜玩電腦了。
我覺得罪惡感,也怕他這樣更放不下,
傳了簡訊要他不要再跟我聯絡,否則我會封鎖他任何可以聯絡到我的管道,
之後他就沒再出現了。

 

跟醫學系那位交往十個月,我們分手了,
這十個月發生的事情,讓我和我爸媽有了新的想法,
了解有面子沒用,對方願意對感情付出願意對我好才是真的。
後來的一年半,好幾次我很想很想前男友,
可是我不敢跟他聯絡,我害怕我想回頭他卻不要我了,
心裡也對自己有這種想法感到很羞恥,
我憑什麼對他呼之即來揮之即去,想要就要,不要就丟一邊?

 

就這樣拖了一年半,好友一直鼓勵我跟前男友聯絡,
也許對方很希望我跟他聯絡呢?
若因我的堅持而讓彼此錯過不是兩人都難過,那又有誰得到好處了?
正好那時我也畢業要回鄉了,想想也許道個別也好,
於是傳了簡訊約他吃飯,他赴約了。

 

那天,他穿著我最喜歡看他穿的一件襯衫,
一如以往載著我在街上晃來晃去,
找我喜歡的餐廳、幫我拉椅子、替我拿餐具。
在店內,我們聊著近況,沒有人提起感情方面的話題,
他很認真地思考了我對未來的打算,給了我建議。
一頓午飯吃到快晚飯,他載我回到我停車的地方,
替我把車牽出來看著我騎上車走了,他才離開。

 

當晚我很開心地跟好友分享吃飯的狀況,
朋友也很興奮地要我跟前男友提復合,於是我傳了簡訊問他現在有女友嗎?
兩天後他回了簡訊,內容大致上是說他有女友了,但還是很想關心我跟我當朋友。
我寫了一封信,說我都還記得他對我的好,說那時為什麼我向他提分手的原因。

 

我又再一次約他去吃飯,就約在我們以前一直說要去卻沒去的國軍英雄館早餐吧!
那天吃飯又是聊到早餐結束才離開,飯後道別時,
我偷偷把信夾在他以前還放在我這裡的東西中,一起交給他。

 

晚上他打了電話給我,哭了。
他說他知道我那時已經有新男友了,他拿零食去時看見我們牽著手。
他說他在等我回頭,可是等了兩年,他認為我不會回去了,於是三個月前交了新女友。
他說他很想念我們在一起的時光,他想跟我復合。

 

我問他,他愛她嗎?
他沉默了三分多鐘,回答我: 「愛!」
於是我說,既然他愛她,那就好好在一起,我們不可以再聯絡了,這樣對他女友不尊重。
他哭著要我以後要幸福,要好好照顧自己。
我也哭了,但不知道為什麼,當下覺得不能讓他知道我在哭,
於是我心一橫冷冷回答他: 那都不關你的事情了,你對她好就好了。
他邊哭邊說對不起,然後我掛了他的電話。

 

距離那通電話又過了一年三個月了,我還是好想他,
常常想他想得哭了,後悔許多事情。
後悔當年為什麼不能堅持所愛,家人給點壓力就懦弱分手;
後悔想東想西,為什麼不想回頭時就馬上跟他聯絡;
後悔最後一通電話中,不無恥一點說服他甩了新女友跟我復合 ...
後悔好多好多事情,也覺得很遺憾,
如果當時我先遇見醫學系那位男生,那麼事情就會完全不一樣了 ...
我會先體會到有心才是最可貴、有錢沒心沒什麼用,
我會先了解到興趣相同、個性適合又願意付出的人很難得,
我會是在心智足夠堅定成熟,懂得珍惜他後和他有圓滿的結局 ...

 

可是所有事情都來不及了 ...

 

from https://ptt-web.com/Boy-Girl/l/WEB.M.1381157611.A.88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