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
這件事情其實還在進行式,因為才發生沒多久
想到就很氣,氣自己,也氣對方
我不想說,對方是「欺騙」,但是,這樣的服務體驗的結果,感受是很差的
雖然,他們的產品不一定很糟(但是我也不知道裡面成分是否有效)
我遇到的美容師也不一定是不好(當然有可能好人,但是推銷手法讓我回想起來很不爽)
但是,沒有標價漫天喊價的方式,讓我有當冤大頭的感覺
po出來是提醒自己以及我的朋友們,要保護自己的權益
避免發生跟我一樣的事情


事發時間:98年4月24日,下午3點半&晚間7點-10點
事發地點:板橋市文化路一段
事發經過:
當天跟yclue師吃完飯後趕回去辦公室上班
平時我一定會拒絕別人很像為了推銷而填寫問卷的活動
當天被攔住時,對方再三保證不會電話騷擾,又可憐兮兮地說需達問卷數目始可下班
我一時不察,心軟地答應,結果,是我惡夢的開始
被帶到店裡,那個問卷一整個很不問卷,這時才覺得有點不妙
後來對方推銷我一罐絲瓜露,說只要300元的特惠價即可
我身上只有500元,拿出來之後,對方說他們無法找零
就把我的500元以及那份產品壓在他們那邊
說我下班之後再過去聽他們說明體驗一下,再找我錢
因為已經快要到了我答應主管回辦公室的時間
所以我急忙忙地答應並留下我的500元還有那個絲瓜露就趕回去上班
(我白痴行徑的開始)

 

晚上七點過去,原本只是想拿回我的找錢
後來美容師說,只要5-10分鐘,問我願不願意體驗一下
我想想5-10分鐘應該還好,應該是簡單地體驗一下
結果,不是我想像的那樣
半邊臉的體驗到一半,櫃長就拿著計算機到我旁邊推銷
第一筆金額30000,因為我覺得一年花30000元做臉,又含產品,我可以接受
而且,我也的確有希望可以改善我的皮膚狀況
但是,在座剩下半邊臉到一半時,又有人拿著計算機過來
這時候,又說剛剛那是上半套,現在這個談的是下半套
結果,說一說,需要40000,我當下其實覺得金額很高
可是我又臉皮薄,不懂得怎樣拒絕,對方又輪番上陣說服我
所以,我又鬼遮眼地簽了
結果,再幫我做最後清潔時,又是做到一半推銷另一個非常昂貴的產品
我當下真的覺得騎虎難下,加上時間真的越來越晚,所以我也有點心急
又繼續鬼遮眼地刷了第三次的30000
三次下來合計10萬元,我真是個白痴

 

其實,到這時候我已經開始有被騙的感覺
可是,我都已經簽了,所以自己覺得來不及了
但是當下真的有種騎虎難下的感覺
所以回到家的一整個晚上睡不著,又很難受
終於忍不住,想說跟對方談退費好了,但又想到產品已拆封
輾轉反側,又覺得很愧對我的爸媽,我居然花了一個過分龐大的金額
第二天,一時興起,上網搜尋之後,我看到了嚇死人的資訊....
許多消費者都遇到一樣的情況,並且有受騙之感
每個人的消費金額不一,然後針對這些情況進行了處理
我這時決定,我必須採取自助的方式解決這個問題,否則沒完沒了。

 

我先講講我到底是不高興那些點
1.聲稱沒有零錢找零,扣押500元及產品於店面,使我不得不回店。
2.聲稱僅為填寫問卷,實為訪問推銷,事後又聲稱其為店舖消費。
3.做臉的次數有限,看我臉皮薄就不斷地推銷,瓶瓶罐罐40幾樣產品
我臉再大也沒辦法在產品的有效期限之內用完,這樣不顧道義的推銷方式,有點過分
4.漫天喊價,沒有標示明確的價格,都是美容師自己在說,同一套服務有不同的價格
我是目前看到算是金額非常大的,我相信美容保養品不用那麼貴,我真的被鬼遮眼了我

 

我相信他可以做那麼多年,一定也是有他的優點
只是,他的產品及服務是否真的符合我們消費的價位,仍有待商榷
加上這個服務體驗到最後給我的感覺是負面的
所以,我還是決定,即使別人會覺得我是「奧客」
我還是希望可以據理力爭我的權益
畢竟那個數目一點也不小,而且,我的膚質沒有很適應那個產品
加上他們那些讓我小不爽的點,即使我相信櫃長他們本性不壞
可是為了推銷產品而這樣做,真的讓人感到不舒服....

 

這就是我的事發經過,下一篇再來談談我的處理過程
我會詳細記載所有的情況,大家就跟著我一起更新進度吧!

 


 

事情隔了將近一個月我才PO新文章,不是因為我懶散
是因為事情最近才真的落幕了下來

 

我決定退費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電話跟對方的美容師聯繫
因為他們原本有要跟我約4/26那天要回去做臉
但是既然我已經決定要退費了,所以帶回家的產品我沒有繼續使用
我也不想再去做臉,因為我認為那表示我同意繼續使用的行為
所以我沒有過去店面,直接以電話說明我想要退費的事情
對方美容師再次跟我確認要不要去做臉,我也婉拒了
後來,他們櫃長打電話與我聯繫,我提出退費的要求
對方就開始遊說,但是這一次我態度很堅決
我也說,我認為產品不適合我的膚質
可是對方說要出具公立醫院證明才可以
這一點讓我很不能接受,一度有點想說,那要不要我乾脆拿你的產品去化驗?!
我也提出消保法中的第19條,關於訪問買賣在七日內消費者可以退貨退費的規定
但是對方卻強調他們不算是訪問買賣
反正就是,你說了什麼,他們就會有另一套說詞來混淆你

 

後來對方提出,至少要我先去店裡面談談
先看看怎樣再說,所以就約了4/27那天
我也在電話中提出,如果不退費,我也只好循法律途徑
後來當天幫我做臉的美容師也打電話給我遊說
一直勸我不要聽信網路上的謠言,要有自己的想法
我就說:「這就是我自己的決定,不是因為網路上的謠言!」

 

在通話過程中,對方一直認為網路上的說法讓我對產品產生不信任
或者懷疑我說膚質不適合是騙他們的,所以他們一直在遊說我
我的立場則是認為
膚質不適用可能也是因為我自己皮膚比較敏感,不一定是產品有問題
可是,我是因為最後這個服務產生的感受是非常負面的
而且,對方的行銷手法真的讓我無法心悅臣服地接受,所以我才提出退費

 

4/26的電話溝通算是破局,即使對方說要去店裡談談
可是時間地點又是對方訂下來的,感覺我會喪失主動權
而且,我的立場是---全額退費,可是對方的立場跟我不同
所以,為了把握時效性,我在4/27那天上午寄出了生平第一封存證信函
也上了消保會的網站進行申訴的動作
在那個當下這些行為都是為了確保我是在消費七日之內提出解除契約
當然可以不要真的走上法庭都好,只是該確保的保障還是必須確保

 

4/27當天我沒有到對方店裡,我在電話裡跟對方說
如果我現在過去,他們沒有打算要退我全部的錢
那我過去也沒啥好談的,因為我的立場已經跟他們不一樣了
對方可能會覺得我一直避不見面,不肯好好跟他們談
但是,我也已經跟他們說得很清楚了,我就是要退全部的費用
其他說要我付什麼拆封費的說詞我是一概不接受的
所以我不想「再談談」,如果我到了現場,對方不退費,那還有什麼好談?!
我自己的個性我知道,我沒辦法正面直接跟人家起衝突,加上他們人多勢眾
當面談對我不會比較有利,所以我選擇先以電話與對方溝通的方式進行

 

後來幾天我就再也沒有主動跟對方聯繫
想說可以等存證信函寄到或是消保會出面時再反應
我在這裡必須承認,我的處理方式屬於較被動的
除了一開始告知希望對方退費的電話外,我都沒有主動與對方聯繫
我也不知道我這樣的處理方式到底算不算好
只是我的想法是,這件事情我已經告知對方我的立場就是要全額退費
他們如果不能接受,我就會依循法律途徑
即使要進行調解也沒關係,只是我不想要自己去對方店裡而產生爭執
假如調解會的結果最後還是無法全額退費也沒關係
至少我不想要私了,總覺得很沒有保障,對方也可以反悔
只是開協調會很麻煩,通常都會是上班時間,如果不想要花那麼多時間也是可以自己去談判
只是我自己知道,不符合我的個性,所以我選擇依循法律途徑一步一步慢慢來

 

直到5/2那天,櫃長又打電話過來,他開始有點抱怨,說我都避不見面
(可是電話打來我都還有接阿~我也有在電話裡清楚表達我的立場阿!)
我就說,如果沒有要談全額退費,我去見面也沒有用
櫃長就開始講到拆封費的事情,也說我去申訴也沒有用
說我當時不是一整筆刷費,而是分次刷費,表示我是自願的,所以我站不住腳
(廢話,你分次向我推銷耶.....)
又說,我拆封了就不能退錢,有拆封的部份要補償他們
(全部都拆了是要我補多少給你?!而且零零總總40樣都拆了耶!)
我就告知他我的認知:訪問買賣的話,消保法第19條有規定,七日內消費者可以無條件要求退貨
櫃長就說我的認知有錯誤,那種都是有試用包,不試用才可以退貨
(那你為啥不給我試用包?!最好是消保法會訂這麼沒保障的法律......)
因為雙方的認知依舊是有差異,我就跟櫃長說
我會打電話跟消保官確認法律規定再說,否則他一口咬定我認知錯誤
假如我真的有錯誤,也會造成他的困擾,不如就讓消保官來解答我的疑惑
那通電話有點不愉快,因為多多少少有動搖了我是否可以退費的認知
但是為了10萬元,我還是決定好好地尋找所有有利於我的證明

 

這一通電話也是我跟對方最後一次通電話
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的溝通機會
甚至一度讓我很惶恐,怎麼都沒有人要跟我聯繫
可是基於我當初的想法,所以再怎樣惶恐,我還是讓自己處於敵不動我不動的狀態
因為我希望自己的所有行動都是在法律保護的情況之下進行
這樣的決定好不好,我也不能很肯定,但是至少交涉的過程我覺得是比較安心的
即便相對其他人的情況,進度是有點緩慢~

 


 

喔耶~拖稿拖很大...雖然我的讀者不多,但是我還是要交代一下結果

 

5/2通了最後一通電話後,我在5/5收到消保會寄來的公文副本
就是要求對方儘速處理相關事宜並回報
但是,我從這個時間開始再也沒有接到過對方的電話
因為他有一個讓對方處理的期限,我就想,等到那個期限吧!
可是,一直到5月中都沒有下文,我才覺得有點不妙
對方似乎有點置之不理...
我一度也很慌張,不知道我應該要怎麼辦
可是我還是秉持著我的原則,不主動與對方聯繫或是見面

 

後來實在忍不住,我主動打了電話到台北縣消保局,剛好我的協調會日期已經出來了
所以就5/25當天我就請了3個小時的假,前往台北縣消保局進行協調會

 

對方是派他們的業務主任出來談
我也不是當天的單一個案,只是我跟另一位消費者的狀況不太一樣
所以先進行我的協調會

 

其實一開始對方也是有提拆封費的問題
他說:「拆封是基於你的同意之下的行為」
我承認:「是,沒錯,因為美容師當天都會說要直接用我購買的商品,所以拆封」
「但是,不管同不同意,全部都拆封,這就很不合理了吧?!」
他說:「有全部拆封嗎?!」
我:「是,全部拆封!而且,我一個臉可以有多大,一次可以擦多少東西?你零零總總40幾樣東西一次就全部拆封」
「甚至不管保存期限的問題就這樣推銷,你們覺得這樣對嗎?!」
(是的,因為太生氣,所以我的越生氣越講道理的細胞全開)
對方又要搪塞,說他們很有誠意解決問題,但是我都避不見面、不接電話
一瞬間,我又火大
「我絕對沒有不接電話的問題,我第一時間就有跟你們美容師聯繫」
「最後一次通電話是5月初的時候,接著你們美容師再也沒有打過來過」
「不相信的話,可以查通聯記錄,看看到底我有沒有接電話」
加上消保官也覺得對方美容師的推銷方式很惡質,且已非個案,所以就有跟對方提到,不該談拆封費的問題
後來,我的案子很順利地簽下調解書,全額退費,只是還要去對方公司退刷才能安心
最後,在6/1的時候,在panny的陪伴下,到店裡辦理退刷,7月的帳單下來,終於可以安心了!
而且我也沒被扣到分期付款的手續費,因為我是在45天之辦理退刷,所以我的權益有被保障到
雖然這個過程中不斷地被abi虧,畢竟我的10萬塊曾一度遠理我阿!!
可是,最後順利落幕,真的太好囉~

 

關於這次事件可以順利解決,有以下幾點關鍵

 

1.我一後悔就馬上上網搜尋關於消費者權益的相關規定,至少先知道我的權利到哪個程度,才不會造成雙方的困擾

 

2.當機立斷地撰寫存證信函,並且在其中著明所有的情境及宣示自己的權利

 

3.在寄出存證信函之前,我有先打電話給對方,講述我要退費的事情,並告知,若置之不理,就會循法律途徑
寄出存證信函之後,我隨即上消保會的網頁進行申訴。

 

4.不為對方軟硬兼施的態度打動。我開口說要退費就是要全部退費
我不想來個退部分課程,然後後續繼續尷尬地見面,或是給他們繼續推銷的機會

 

5.理直而氣壯
其實在開協調會時,他們業務主任不虧是做業務,很會說話,姿態也擺很低
不過就是會想跟你盧,但是我就不想繼續讓他盧,我氣燄沒有很高
我只是很清楚地主張我的權利,然後告知他我的想法:全額退費之後
不管他怎樣好說歹說,我都是很一致的態度:我要全額退費

 

6.有關係就會沒關係這道理是真的
其實,一般來說,協調會好像不會那麼快,因為一般來說,申訴後有15天的處理期
對方置之不理,你才可以提出2次申訴,這時候才會進入協調會的程序
可是!!我有請abi幫我「關切」一下
其實,我也不怕他拖我時間,反正我不怕被磨
我只是因為覺得,那麼多人受害真的很機車
應該要有人給他們一些懲罰,所以不太愛麻煩人家的我,真的就麻煩了abi動用他的關係幫我「關心」這件事
如果可以因此讓消保官去清查那間公司,更好!

 

其他還有啥,我有點忘記....以後有機會再補充...
反正勒~就是跟諸親友報告:我的錢全部回來囉!
也希望大家可以以我為借鏡,別犯一樣的錯!!
更希望這幾篇文章對大家是有幫助的唷!!

 

from: https://airr18.pixnet.net/blog/post/31930491-%E6%B6%88%E8%B2%BB%E7%B3%BE%E7%B4%9B--%E6%84%9B%E5%A6%AE%E9%9B%85%E8%A8%AA%E5%95%8F%E6%8E%A8%E9%8A%B7%E7%B6%93%E9%A9%97%EF%BC%88%E4%B8%80%EF%BC%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