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 :
逢年過節,年輕人免不了長輩的教誨。

 

「何時結婚?」「月薪多少?」「買房買車了沒?」「何時生小孩?」「小孩考第幾名?」長輩這些唐突的關切,多年來,已對年輕世代形成一種嚴重的冒犯與騷擾,並且每年都要上演一回。

 

我一直覺得,長輩之亂的問題,其實就是撩妹的問題。問題的本質是一樣的!

 

為什麼會這麼說呢?我們可以從兩個向度來思考一下。

 

首先,長輩之所以想要騷擾晚輩,其動機不外乎就是想要交流,想要與年輕人分享自己的經驗,簡單來說,就是想要去社交。

 

從社交的層面來看,這些冒犯他人的問題,與不請自來的教誨,基本上都是一種社交慾望的實現。只不過,長輩用錯了方法,並且在他們年輕時就一路錯下去了。

 

想像一下,肥宅都怎麼跟女生交流?

 

「你什麼星座?」「住哪?」「做什麼的?」「沒想要換工作嗎?」然後把話題帶向自己的專業,侃侃而談起來。

 

根本如出一轍啊!彼此的共通點,就是缺乏同理心,不懂得社交!尤其年長的人認為自己見多識廣,也就更難去同理晚輩的感受了。

 

我總覺得,現在的年輕人老了,仍然會做出跟長輩一模一樣的事。這不是世代的問題,而是時代的問題。因為我們這個社會,基本上是不鼓勵跨界社交的。

 

你想一下陌生男女都怎麼社交的?搭訕!搭訕講的都是幹話,九成以上的女生都對搭訕反感。這都說明了我們這個時代,存在著集體性的社交障礙,只要走出舒適圈,多數的人是無法正向交流的。當你把人與人之間的目的性拿掉時,你很快就會發現兩個人開始出現溝通障礙。

 

我舉個例子,當老闆的或當業務的,基本上都能侃侃而談。可是如果你要他們不談生意、不講產品,改從「了解一個人」的立場去發展談話,九成以上的業務嘴都會語塞,然後就接著上演各種「身家調查」的悲劇,老闆們開始用自己的人生經驗去評斷對方的生活,就成了長輩教誨。

 

因為這個社會,只要抽離功利目標,多數人就失去了社交的能力。長輩與晚輩間的交流正是如此,兩者之間沒有什麼生意好談,彼此也少有交集,可是呢,過年又被迫擠在一個屋子裡,那麼體內拙劣的社交秉性自然就會被逼出來了,人的劣根性就跑出來了,想要證明自己,貶低他人。

 

我常問別人一個問題,你有想過在排隊時,不談生意,能夠跟前後的陌生人聊些什麼嗎?如果你無法回答,那有很大的機率,在未來你也會是令人厭惡的長輩。

 

第二個向度的問題,是我們這個社會的價值體系。

 

你有想過,為什麼長輩關心的是婚姻、收入、小孩、成績這些話題?很簡單,因為我們的社會就是極度在意這些東西。想一下女生之間都在聊些什麼?不就是男友收入多少、誰家小孩怎樣、誰一把年紀了還沒結婚之類的話題,通通都一樣啊!

 

現在的長輩,就是昔日的潮男潮女,只不過我們這個年代的人,普遍受了點高等教育。但是,整體社會的主流價值觀,並沒有因為教育的普及而有所改變。

 

你不喜歡長輩問你的收入,可是你總是在批評別人男友的收入!你不喜歡長輩問你何時結婚,可是你總是思考該不該跟現任結婚。

 

當缺乏社交技巧的人們,在主流社會價值的引導下,就上演了一齣齣晚輩大戰長輩的歹戲,這真是時代的悲劇。

 

年輕,並沒有比較清高。
年長,也沒有比較高招。

 

如果不想變成失禮的長輩,那麼我們就必須先跳脫從婚姻、收入、小孩來評價人生的邏輯。試著去理解別人的生活選擇,而不是評論別人的生活選擇。

 

除了婚姻、收入、家庭這些標籤,我們究竟還可以跟人聊些什麼呢?